红线(一)

(一)

神在我和你的小指间系了一根红线 

这根命运的纽带既不能用肉眼看见 

也并非是通向你的地图 

所以我因与你邂逅而爱上你

 

01


还没有被拐进耽美深渊之前,少女心泛滥的范晓萤自然阅遍了各种类型的BG文,从天雷滚滚的玛丽苏小白文到复杂纠结的高干总裁文,怎么说也算是“博览群书”了吧。其中她最喜欢的当属校园类型,因为最贴近生活。

 

但书中所描述的“笑起来比阳光还要灿烂”、“身上总有着淡淡的洗衣粉味道”、“骨节分明的手好看得直让人嫉妒”、“运动后大口喝水时上下滚落的喉结”、“下雨没带伞随便顶着书包就冲出去”教科书般规范的校园典型男生形象,范晓萤表示十几年的求学生涯中她还真没遇到。

 

所以说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至于“身上总有着淡淡的洗衣粉味道”什么的,她表示现实生活当中若是存在这样的人,那定是衣服没有洗干净。

 

 

胡亦枫和范晓萤同学九年有余。四舍五入的话,算是同学十年了。

 

然而前者在两人成为同桌之前完全不认识后者,后者在两人成为同桌之前,也不过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而已。

 

小学的时候经常听到隔壁班的女生说班上有个男生老是打瞌睡,初中的时候也时常听到级里有个男生上课老睡觉但成绩总能排在年级前十。如此拉仇恨的男生自然成为女生闲来时的谈资,就“胡亦枫”三个字范晓萤一天之内起码听到十遍。开级会时表彰颁奖肯定也少不了他,而当时范晓萤对他的印象就是——“原来睡神长这样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总不能指望一个连颁奖都在连连打哈欠的男生能给人留下多好的印象吧。

 

但缘分有的时候就跟踩狗屎一样,一踩一个准。看似并无交集的两人,终于在他们同学的第十年,成为了同桌。

 

还是班里唯一一对的男女同桌。

 

 

岸阳中学是岸阳当地的重点区属高中,虽说是顶着地区名称,实际上也不过是排在重点高中第三的位置,而当地的重点高中只有四所。师资比起普通高中自然是高了好几个档次,环境亦然。最最重要的是,重点高中都是要寄宿的,岸阳中学当然不例外。

 

话说当年范晓萤中考填志愿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想过自己能考上重点高中,以她的成绩顶多只能去到普通高中的实验班,所以在区属重点中学那一栏,她随便乱点就点了岸阳中学为第一志愿。万万没想到中考的时候范晓萤竟然人品大爆发,超水平发挥考了年级前五十,被岸阳中学录取了。

 

而胡亦枫,因为在考政史的时候睡着了,问答题一片空白。还好其他科目考得好,所以即使比平时水平少了几十分也能上岸阳中学。当然,以他的平时水平来说应该是要去市级的重点高中的。因为谁也没有预料到这家伙考着考着试都能睡着,包括他自己,所以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在区属中学那一栏也是随便乱点就点了岸阳中学为第一志愿。

 

然而即使少了几十分也并不能影响他是以总分第一名考进岸阳中学的事实。

 

 

经过了残酷的军训,班里的人大多都晒黑不少,少部分的如范晓萤,天生晒不黑,但也因为几天下来的暴晒而皮肤泛红。高效率的班主任老宁在他们解放两天后返校的那个晚上,就已经贴出了座位安排表。由于班级男女各自人数都是奇数,于是就有了他们这一对唯一的男女同桌。

 

范晓萤坐到新座位时才发现自己的同桌是男的,环顾四周后,她又发现了一件事——全班的同桌当中就只有他们这对儿不是同性的。当时她就在想宁大大你也太信任我了吧你就不怕我们早恋么?但在她经过了整整两节自习课都看不到同桌的正脸后,她才终于明白了老宁的信任来自哪里——根本就无从下手好么!这货一直在睡我都没看过他的正脸好么!

 

范晓萤和胡亦枫的座位位于后排靠窗的风水宝地,胡亦枫在靠窗的那边。炎夏在下放酷热之时也从不会忘记施予暴雨,经过一场暴雨的冲刷,闷热之气虽未消失殆尽,但也不至于让人心生烦躁。时不时吹起的大风把树叶戏弄得沙沙作响,也把教室里的书本翻得窸窣作响。

 

范晓萤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她同桌被风吹翻书页上龙飞凤舞的“胡亦枫”三个字。

 

也是在这个时候,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很清新,但她还是忍不住嘀咕道,『衣服没洗干净吗?』

 

不料此话竟传入了被认为“沉睡不起“的胡亦枫同学耳中,胡亦枫打着哈欠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睡眼,微微侧过头,『你说什么?』

 



02

像是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被抓到似的失措,范晓萤此刻的尴尬正如她那红扑扑的脸颊般,无从掩饰,『你、你不是在睡觉么?』

 

像是在背后对别人恶作剧成功似的得逞,胡亦枫将同桌尴尬的模样尽收眼底,嘴角不禁弯起一抹坏笑,『我是在睡觉,但是听到有人在说我坏话,就醒过来了。』

 

『我没有说你坏话!』范晓萤在心里OS胡亦枫你丫笑得这么妖孽简直犯规爆表,自认为是(在小说里)阅男无数的她此刻也只能放任心跳愈跳愈快。

 

她那要炸毛却强忍着不炸毛的模样差点让他破功发笑,却也可爱得让他忍不住逗她,『我也没有说是你在说我坏话啊,你也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地对号入座吧。』

 

 

『你!』范晓萤觉得自己要是再为胡亦枫心跳加速那绝壁只会是因为生气。

 

瞧见范晓萤气得不自觉地鼓起双颊,红扑扑地煞是可爱,胡亦枫像是从她手里抢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笑得一脸得意,就差没做鬼脸吐舌头了。但他发现了她的脸红得有点不太寻常,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你的脸好红……该不会是因为被本帅哥的无双美貌给迷倒了吧?』

 

『想得美!我这是因为军训晒的!』范晓萤在心里默念着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差点没把自己弄晕眩……

 

『没事儿我理解,你们女生就是不好意思嘛。』胡亦枫一副“我了我了”的表情,完全没有把范晓萤的回答放在心上,还装模作样地理了理头发……

 

范晓萤在不让自己晕眩的前提下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心想老天爷您还是让这个人继续长眠吧,最好让他不要再醒过来了(……) 

 

对话实在没法继续,胡亦枫打了个哈欠又趴下去找周公了,范晓萤侧过头来确定胡亦枫是真的睡着后,才鬼鬼祟祟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小块镜子。镜子里映射出她红扑扑的脸颊,真的是红得过分了点儿……她摸了摸红得微微发烫的脸颊,重重地叹了口气。

 

 在全班都一致以为第二天上课才会见到老宁时,老宁倒是莫名其妙地出现了,在距离晚自习结束的最后半个小时走进了教室。

 

老宁其实并不老,用范晓萤的话来说就是“他脸上还长满了青春痘怎么可能是个老男人呢”。当然,从身高上来讲,他要是混进初中生里人家也只不过是觉得这小伙子长得有点儿成熟而已。之所以叫他“老宁”,其实是因为老宁在他们军训解放回家前说,他看了他们写的军训感想,其中有同学写道“我的班主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于是同学们就叫他“老宁”。老宁为人随和,年轻教师嘛,所以跟学生很玩得来。后来班上有女生居然扒出老宁是90后,跟他们顶多相差十年,也难怪他在学生当中如此受欢迎了。

 

『我知道你们当中肯定有人是不甘心来到这里的,或许以你们的平常实力能够去到一中。我也知道你们当中有人考到这里完全是出乎意料的,也许你们是因为超常发挥人品爆发。但不管是哪种情况,我希望你们都能够相信自己。中考失手了的,没必要不甘心,是金子的总会发亮。在这里,你同样可以比一中的学生更加优秀。中考超常发挥的,也没必要不安,所谓的超常发挥,说明你也是具有实力的,只是平常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我是一名年轻的教师,跟你们相差不了多少岁,与其说是我带领着你们前进,倒不如说是我们一起肩并肩地奋斗。难过的时候,一起哭。高兴的时候,一起笑。所以,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够一起成长。』

 

老宁的一席话,随即赢得了全班同学由衷的掌声和喝彩。除了让“中考超常发挥”的范晓萤同学让她对这个老男人心起崇拜之意以外,还让“中考失手”的胡亦枫同学十分难得地舍弃了周公,认真听完这席话后并给予了颇高的评价——『这个老师,有点儿意思。』

 

 


03

 

关于偏科这个问题,想必全班同学中对此最有感触的莫过于范晓萤了吧。或许,还要加上胡亦枫。

 

前者偏文,后者偏理。但最让前者抓狂的是,后者尽管偏理但文科方面跟她水平相当,再加上他理科成绩直甩别人好几条街,所以即使他偏科也没多大关系。

 

可问题是她范晓萤是妥妥的学渣一枚啊,以数学为首加上的那三个理科副科,足以把她那稍微看得过眼的文科成绩一拖再拖,用她家母上大人的话来形容就是——『人家还可以说是拖后腿,我看你是连前腿都没有!』

 

心塞程度不言而喻。

 

 

打从初中第一次做120分的数学题只拿了53分以后,范晓萤对于数学这一门极其恶心的科目的厌恶程度有增无减。

 

当然,她对于初二增设的物理以及初三增设的化学也并无好感可言。前者,勉强能混个70分。至于后者,她表示只要能够及格她都会开心好几天。

 

这么说的话,我们有理由断定——范晓萤同学初三的时候,不开心的日子绝对居多。

 

而在高中入学后第三周进行的第一次的物理测验以后,范晓萤无比痛心地发现——原来物理也可以这么恶心。

 

十道单选错一半不要紧,五道双选错三道不要紧,分数属于班上的低分层也不要紧,可她的同桌却是考了年级第一的97分大神啊,难不成她还能以宽阔的胸襟再来一句不要紧?

 

好在老宁发下试卷以后除了夸了几句胡亦枫以及总结说班上的成绩两极分化严重以外,并无多言。范晓萤在胸腔里拼命打鼓的小人也总算歇息了,只是测验卷上的茫茫红色着实鲜艳得让她连稍微扬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还不至于没心没肺到那个地步。

 

好在胡亦枫几乎全程都处于和周公缠绵的状态,除了在老宁点到他名字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在书堆里抬起了头看了老宁几眼,又低下头拿起刚发下的测验卷翻看,打着哈欠随手抓起一支红笔在上面写了几笔就又趴了下去。整个过程中胡亦枫的眼皮简直就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来撑开的,以至于范晓萤认为他不是半途醒来而是在梦游……

 

但范晓萤心里还是挺感谢老宁和胡亦枫的,感谢老宁没有当众点名说她考了低分,也感谢胡亦枫这个睡神如此钟情于周公,没有好奇地问她成绩,也没有炫耀自己的高分。

 

又或许,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分数了吧。

 

 

至于之后的讲解,虽然范晓萤有把老宁在黑板上的板书一字不落地抄在试卷上,但老宁说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似乎在想很多事,又似乎什么事都没有想,整个人都处于半放空的状态。也幸好这节课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范晓萤就这么放着放着空,没多久就熬到放学。

 

下课铃一响,老宁一挥手,班上的同学都跟离弦的箭似的飞奔出教室,就连胡亦枫这样睡得雷打不动的睡神也准时醒来拿起书包就走。还不到五分钟,偌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范晓萤一个人。

 

不是没有认真去学,也不是没有尽力地学,自认为在理科方面花的时间比文科还要多一倍,可为什么最后考出的就是这样一个不堪的成绩呢?老宁肯定是在骗人的吧,超常发挥什么的,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明明没有实力却因为一时好运去了这所学校,牛逼的人随手一抓便是,比自己牛逼却比自己还要努力的人更是随处可见,偏偏自己既不牛逼又不够别人努力。

 

范晓萤自开学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属于岸阳中学。

 

 

胡亦枫晃晃悠悠地走到一楼才猛然记起自己把饭卡落在桌上,打了个哈欠,随即转身跑回教室,恰巧看到同桌妹子趴在桌上。胡亦枫本以为范晓萤在睡觉,心想这丫头也太奇怪了吧,这都放学了竟然还在睡觉,自己“睡神”的地位貌似岌岌可危(……),但他还是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脑洞颇大的胡亦枫也是走近了才发现,范晓萤肩膀在微微地颤动,他甚至还听到细微的啜泣声。

 

毕竟是当了三周多的同桌,虽然胡亦枫有大半的时间都是趴在书堆里睡觉,但不睡觉的时候他还是会和范晓萤闲聊几句,斗斗嘴,谈不上有多熟络但关系还是不错的。在胡亦枫的印象当中范晓萤是一个特别开朗乐观的女生,笑起来眉眼弯弯,特别甜。被他呛得无话可说的时候会瞪圆双眼微鼓双颊,可爱得让他总想戳一戳她的脸颊。

 

而像现在这般可怜兮兮地一个人偷偷哭泣,实在不像是她范晓萤的风格。

 

『不过是一次小考而已,离高考还远着呢,你这眼泪也流得太早了吧。』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让范晓萤不由得一惊,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正好对上胡亦枫懒懒的微笑,以及他向自己递来的纸巾。

 

范晓萤哭得泛红的眼圈让胡亦枫不禁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的那只小白兔,她接过了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吐出两个极具鼻音的字,『谢谢。』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窗外的太阳尚未着急落下,却已披上橙红的外衣,肆意地把四周染成一片橙红。胡亦枫呆呆地看着窗外,莫名冒出一句感叹,『好漂亮。』

 

 岸阳中学的落日是出了名的美丽而壮阔,因而也成为每一届师生百拍不厌的摄影素材。

 

 

眼前的少年棱角分明的侧脸被余晖映得发红,嘴角微微扬起。头顶的风扇还在呼呼地打转,范晓萤似乎又闻到了来自胡亦枫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道。

 

 

不知为何,就在那一瞬间,范晓萤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在破土而出。

 

 

她顺着胡亦枫的方向把目光转向窗外,也不由得被眼前之景所征服,『好圆的太阳……』

 

『对啊,好像你的脸。』

 

被人拐着弯说自己脸圆的范晓萤气得直把刚擦过眼泪的纸巾往胡亦枫身上扔,却被胡亦枫轻松躲过。

 

『胡!亦!枫!』

 

果然“化悲伤为愤怒”这招是最管用的,胡亦枫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个赞,『等下六点到教室,有没有问题?』

 

『什么?』

 

『我说,等下六点回到教室,本帅哥给你讲题。』

 

『啊?』

 

『就这么说定了,可别迟到了。』

 

胡亦枫拿起桌上的饭卡塞进裤袋,再把自己刚躲过的那团纸巾捡起扔到垃圾桶,打着哈欠走出了教室,徒留还没反应过来的范晓萤同学在原位。

 

 

 



后记:

首先要感谢各位小仙女的等待和支持【鞠躬

让我不敢真的坑了这篇文_(:з」∠)_

但是因为这篇文对我来说确实是拖了蛮久的

所以想要稍微修改一下 也好继续走剧情【大概?

所以我把之前的都删了 你们别方啊  我没有想不开www


如果按照之前的节奏,高一占的部分太多,也不太好安排高二和高三

并且我也私心地想要多写一些关于高三的

所以现在大概是微调了一下 




再次感谢依然没有离开的你们


最后 祝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3)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