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二)

朋友和恋人的界限在哪儿呢 

要是只有越过之后才会知道的话 

那麼我的恋情 也许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吧

 

01

 

不知道哪来的惯例,在一个班级里,只要一男一女走得稍微近一点,打闹斗嘴稍微多一点,互相帮对方拿东西的次数稍微多一点,自然而然就会被传绯闻。当然,能促成这段绯闻传播成功,自然得归功于男女主人公之间多得有点过分的独处时间。

 

 

但作为绯闻男主人公的胡亦枫认为,这也不过是扶下贫,做点慈善,发扬他乐于助人(才怪)的精神帮助一下同桌,而这个同桌也恰巧很笨而已。

 

 

而作为绯闻女主人公的范晓萤认为,根本就没有同学们YY得那么罗曼蒂克的好么?迟到一点点被敲做错题被敲注意力不集中被敲就连太困比胡亦枫先打哈欠(……)都要被敲,她都怀疑自己的头是不是已经被胡亦枫的笔敲出一个个包来了。

 

 

学校规定正式上晚自习的时间是6点50分,胡亦枫要求范晓萤6点就要到教室,因为这个时候教室基本上没人,给她讲题也比较方便。所以比较早回教室的同学,大多都能看到胡亦枫给范晓萤认真讲题或者认真用笔敲她(……)的场景。

 

『用三木哥的话来说,说你是猪猪都不愿意。』胡亦枫用笔在范晓萤的额头敲了一记,『连猪都要比你聪明。』

 

三木哥是他们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发际线如同被海浪不断侵蚀的海岸线,退移到后脑勺的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身高跟老宁差不多,都属于矮小精辟的类型。因为他自诩他的智商和爱因斯坦相当,所以他最初的外号就是爱因斯坦。但是后来不知从谁起了头,取了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就叫他三木哥。对比起同样的他教的隔壁班,“三木哥”这个外号明显比“森森”什么的正常多了。

 

既然拥有了与爱因斯坦相当的智商,那么三木哥的骂人技巧自然也是相当厉害,厉害到不需要运用到任何脏字,厉害到尽管知道这是在骂你,可你还是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算猪比我聪明,那也不代表我就是笨啊!』范晓萤不满地揉了揉刚被人敲了一记的额头,不自觉地微微鼓起肉肉的脸颊,可爱得让一旁的胡亦枫心情大好。

 

『对,你不笨。』胡亦枫像是认输似的笑了笑,一旁范晓萤听到这个答案立刻得意地昂起头,然而胡亦枫随即冷下脸,并且提高音量,『你不笨的话怎么同一类型的题目做了三次还要做错?』

 

被胡亦枫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的范晓萤顿时气势全无,只能弱弱地嘟囔道,『那、那用三木哥哥的话来说,做这么多题在他看来不都是一个题……』

 

『所以在你看来同一个题错三次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咯?』胡亦枫觉得迟早有一天他会被范晓萤给活活气死,『第一次错你说你不会做,第二次错你说你看错题,第三次错我看你还可以拿出什么借口来。』

 

『我……我吸取的经验不够多……』语毕,意识到自己肯定会被敲的范晓萤立刻用手捂住额头。

 

『范!晓!萤!』

 

胡亦枫抓起笔在范晓萤没有捂住的地方再狠狠地敲了一记,疼得范晓萤终于忍不住骂人,『胡疯子你不要太过分……咳咳,老、老师好……』

 

本来想对着胡亦枫破口大骂结果一抬头就看到老宁站在教室门口,吓得范晓萤倒吸一口凉气结果一个不小心呛到自己。虽说两人之间的打打闹闹已成为日常,但是鉴于现在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怎么看都觉得有点……有点暧昧……

 

『胡亦枫,你出来一下。』老宁的语气和表情一如平常,只是表面看起来越平静越让人觉得不安。

 

但是,被点名出去的胡亦枫本人也是一脸淡定。

 

『听说,你们两个在谈恋爱。』

 

终于,胡亦枫淡定的面容,出现了一丝裂痕。




02

『诶胡疯子,老宁找你干嘛?』 范晓萤瞄了瞄墙上的时钟,整整二十分钟,老宁这才舍得放胡亦枫走,着实惹人遐想,更何况她对于“优等生X老师”这种设定毫无抵抗能力。于是这二十分钟里,范晓萤也没闲着,没闲着在脑海里YY“教师办公室.avi”……

 

『没什么,就说了物理竞赛的事儿啊。』“优等生”胡亦枫果不其然地打了个哈欠,拿过范晓萤的练习册一看,这家伙竟然一个笔画都没写,气得他随手拿起笔就往她的额头敲一记,『范晓萤,我不在你自己就不会继续做题的么?』

 

『我有在看题啊……』揉了揉额头,范晓萤嘟囔道。

 

『所以你就给我看了整整二十分钟的题?』鬼才信她会这么乖,他进来的时候分明还看到她眼神放空嘴角还带笑呢。

 

『哎呀我们先不要说这个啦,』范晓萤一把扯过练习册,用洋溢着期(wei)待(suo)的眼神对上胡亦枫惺忪的睡眼,『整整二十分钟你们俩就没干点别的?』

 

胡亦枫努力克制住抽搐的嘴角,但也只是努力,毕竟他作为一枚三观端正的睡美男真的很难理解范晓萤那莫名其妙的脑洞,『你的脑子除了想这些不切实际莫名其妙的东西以外就没有任何有价值有内涵的东西了么?』接着狠狠地在范晓萤的额头连敲几记。

 

『胡!亦!枫!』

 

 

 

二十分钟前。

 

老宁向来不喜欢把学生带到办公室里谈话,一来是因为有其他老师在,二来是因为这样会给学生带来压迫感,毕竟大家都过来人。所以他把胡亦枫带到教室前不远的一个转角处,由于时间尚早,并没有学生经过。

 

胡亦枫从离开座位那一秒起就一直在心里想着老宁会怎么教训自己,他知道自己和范晓萤走得比较近这件事迟早都会传到老宁耳边。读了这么多年书第一次被老师当作早恋的不良学生来处理,想想都觉得有点小兴奋(……)。

 

但胡亦枫发誓他万万没想到老宁一来就是直球。

 

『听说,你们两个在谈恋爱。』

 

对上老宁带笑的双眸,胡亦枫习惯性地打了个哈欠,以此掩饰自己的慌张,『这种毫无根据的传闻老师你也相信?』

 

姜还是老的辣,老宁虽然年轻,但也一眼看穿了胡亦枫那些小九九。因为年轻,所以眼神是最澄澈的,也是最难掩饰的。不过老宁也没有打算点穿,青春嘛,在懵懵懂懂中度过才有味道。

 

『我没有说相信啊,只是说‘听说’而已。』老宁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伸手拍了拍胡亦枫的肩膀,『该把握的自己好好把握,不管是人还是事。』

 

『……』胡亦枫一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懵逼表情。

 

『十几岁人了,注意点分寸啊。』老宁本来是想呈现出“知心大哥哥”的光辉形象,但由于用力过猛以至于笑容中带有几分猥琐……

 

『……』胡亦枫已经完全不想跟他对话了。

 

『老师我也是过来人嘛,想当初BLABLABLA……』见胡亦枫一脸羞(wu)涩(yu),老宁不禁回忆起自己的高中时代,这一扯就是十几分钟,直到看到陆续有学生走向教学楼,老宁才不舍地草草为这段回忆收尾,『反正老师就是这么过来的,回头想想也是一段很美好的回忆。啊对了,十二月份的物理竞赛,看你的本事了。』

 

马格机你最后一秒才说正事?!内心像是有一百只范晓萤跑过的胡亦枫依旧打了个哈欠,『我知道了。』

 

『那行,没事了,回去吧。』

 

 

 

胡亦枫本以为这事儿到此就可以轻松翻篇了,却没想到第二天的班会课上,老宁一如既往地强行灌完他们人生鸡汤以后,还一脸正色地说道,『最近学校对于男女之间交往过密这事儿抓得很紧,你们自己看着办。十几岁人了,该有的分寸还是要有。我只有一个原则,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好,要搞的话给我到外面搞,在班里不许乱搞。』

 

或许是因为老宁的这般开明,亦或是因为他用词之暧昧,班里瞬间就像炸开了锅似的热闹,个别机智过人的连忙对着满脸黑线的胡亦枫挤眉弄眼,唯独五行缺智商的范晓萤同学还歪着头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地望向她的同桌,『我们班什么时候有人乱搞了?』

 

『……』

 

心累程度MAX的胡亦枫表示他选择死亡。

 



后记:

确实只是微调,不是大修,没耐心的仙女可以继续等了(……)

真正更新的时候我会标明的



最后 祝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24)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