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三)

第一次相遇是偶然 

第二次相遇就是宿命 

如果这是真的 

那麼擦肩而过也是宿命吗

 

01

范晓萤自认为是一枚三观正直的五好青年,当然,这是在遇到胖子盈之前。

 

胖子盈原名叫潘紫盈,长得白白净净之余还有点儿圆润,肉乎乎的,挺招人喜爱。如果嘴巴没有那么贱,那就更招人喜爱了。老宁规定每过一次大考就换一次位置,除了几个大组之间的调换,偶尔还会进行个人之间的微调。胖子盈就是第一位主动申请微调的同学,原因很简单,她和她的前同桌气场不和容易引起战争。

 

而没有经过适当修饰的原话是——『我真的从未遇到过能让我觉得厌恶的女生,她算是第一个。再跟她坐下去我怕我忍不住搞支枪出来,射不死她我就选择自杀。』

 

于是胖子盈就成了范晓萤的前桌,而她的新同桌的一个安静的大触,课间基本都是低着头在本子上描描画画,偶尔跟胖子盈聊一两句。但胖子盈是一个不让她说话就等同断她经脉的女生,既然同桌是个安静的妹纸自己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就只好转过身去调戏范晓萤这个呆萌的小可爱。

 

然后一开口就顺利得罪了范晓萤,『嘿小淫虫,以后我就是你的前桌啦~』

 

还没有从自己新get到的外号反应过来的范晓萤顿时一脸懵逼,而原本正在补眠的胡亦枫却忍不住抬起头大笑起来,『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来是因为这个新外号太难听,二来是因为胡亦枫笑得太大声太难听,范晓萤做了一个深呼吸,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道,『你好呀,胖·子·盈。』

 

都说八卦是促进女人迅速建立起友谊的必杀武器,胖子盈和范晓萤相互怒视三秒钟后,胖子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不如我跟你扒一扒为什么我这么讨厌我的前同桌吧”,在引起范晓萤莫大的八卦兴趣的同时也迅速瓦解两人三秒前的不快。

 

于是两人聊了整整一节语文自习,好在语文作业不多,不然胡亦枫肯定忍不住敲爆范晓萤的头。顺带说一句,胡亦枫要是知道不久后胖子盈会源源不断地给范晓萤灌输不良信息带坏他家的小天然,他铁定会在一开始就敲爆胖子盈的头(……)。

 

然而此时此刻的胖子盈不仅是拉着范晓萤讲八卦,也顺带强行逼迫胡亦枫听八卦……胡亦枫表示就算他带着耳塞也知道胖子盈和她前同桌是初中同学,胖子盈看不惯前同桌明明自己长得不可爱还老喜欢挤在男生堆里装可爱,动不动就拉着男生撒娇打闹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已经有主,在女生那边交不到朋友,走路的时候喜欢撞开别人拼命融入圈子什么的,胖子盈本人就已经被撞开过不下五次什么的。

 

『可是我觉得她看上去还是挺好的啊,挺开朗大方的。』听了整整一节课八卦的范晓萤看了胖子盈的前同桌几眼,又转过头对上一脸愤懑的胖子盈,『没你说得这么讨厌吧……』

 

『小淫虫你还是太天真了,』受到质疑的胖子盈以“图样图森破”的眼神鄙视着范晓萤,『姐姐我已经总结出一个规律了,刚开始的一两个月她肯定可以交到朋友,但是之后呢,等她的真面目慢慢浮现出来,那些朋友很快就会散去了。』

 

范晓萤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所以你就是散去了的其中之一?』

 

胖子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呸!姐姐我第一眼就不喜欢她了。』

 

范晓萤眨巴着眼睛,『那你第一眼喜欢谁啊?』

 

『喜欢你呀,小淫虫~』分享完八卦的胖子盈心情舒畅,伸手捏(rou)着(lin)范晓萤脸上的肉,原本补眠失败的胡亦枫心情已经是不爽了,再看到胖子盈竟敢伸手染指(……)他的同桌,便假装伸个大大的懒腰,大长腿往胖子盈的椅子一踢,踢得胖子盈连人带椅向前了一个阶砖。椅子重重划过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惹得周围的同学都发来异样的眼光,胖子盈同学也只能一个劲儿地傻笑应付。

 

『胡亦枫!你腿长了不起啊!』莫名其妙被人踢了(椅子)一脚的胖子盈转过身去恶狠狠地瞪着正打哈欠的胡亦枫。

 

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半眯着睡眼的胡亦枫毫无诚意地道歉道,『对不起啊,腿太长不够地方放。』

 

这算是道歉吗?分明是变相夸自己腿长吧?!胖子盈撇了撇嘴,想着自己也没招惹这个睡神啊……啊,难道是因为自己刚才捏了一把范晓萤?蓦然想起范晓萤和胡亦枫这对绯闻男女的暧昧关系,胖子·圣母·盈瞬间原谅了胡亦枫,只怪自己没有眼力。但还是忍不住吐槽胡亦枫未免太小气了,怎么说她胖子盈生理上还是个女的啊。

 

思来想去认为此仇不报非君子的胖子盈突然想到了什么,狡黠一笑,然后附在范晓萤的耳边,低声道,『小淫虫我跟你说啊,你可得小心点,你同桌这么优秀,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缠上了哟。』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却没想到几天后,竟然一语成谶。

 

『亦枫,中午可以帮我打饭吗?拜托你了喔。』

 

 

 

02


 

关于林夏娜这个女生,胡亦枫对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印象。因为他自带屏蔽功能,开学一个月以来除了认得他家同桌和那个老是带坏他同桌的胖子盈以外,基本上认不得班上的女生。有段时间胡亦枫坐在左边走廊靠窗的位置,理所当然地肩负着传话找人的职责,但是由于他本人拥有出色的脸盲和屏蔽功能,经常以一句“我们班没这个人”就把人给打发走了。

比如说。

『同学,麻烦叫一下你们班XXX。』

『谁?』胡亦枫打了个哈欠,一脸懵逼。

『就是一个齐刘海长头发,戴眼镜的矮矮的女生。』

胡亦枫沉吟了半刻,『我们班没这个人。』

等到胡亦枫睡完好几节课,突然觉得XXX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冷不丁冒出一句,『XXX是谁?』

范晓萤侧过身往前看了看,『XXX?她不就是胖子盈前面那个女生么……怎么了?』

胡亦枫打了个哈欠,『没什么……刚刚有人找她。』

范晓萤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胡亦枫干了什么蠢事,『于是你又告诉人家我们班没这个人了对吧?』

『恩……』自知理亏的某人揉了揉脑袋,从鼻腔里发出微小的回应。

这种事儿打从胡亦枫坐在这里已经发生了不下五次,刚开始范晓萤以为胡亦枫只是认不全班里的人,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不是认不全,他是只认识几个人,两只手加起来给他数都嫌多啊。

但是范晓萤并不认为她处在这几个人之中是一种荣幸。

『那你到底认得几个人?』范晓萤以一种“你没得救”的眼神看着胡亦枫,『你的舍友总认得了吧?』

胡亦枫认真地想了想,『这个……认得舍长,我上铺还有对床,其他就比较眼熟……』

『那班上的人呢?』

『你,胖子盈,还有几个比较眼熟,但是忘了名字。』

我都跟你当了一个多月的同桌你丫敢说你不认得我?范晓萤在心里吐槽道。

『所以我还要谢谢你咯?』

脸皮离家出走多年的胡亦枫随即装模作样地挥了挥手,『不用谢不用谢。』

『……』

值得一提的是,胡亦枫最近又多了一个认得的人,此人正是胖子盈超级讨厌的前同桌——林夏娜。多亏了胖子盈经常拉着范晓萤说林夏娜的坏话,顺带也让胡亦枫对这个名字耳熟起来。然而他对于这种女生之间批斗丝毫没有兴趣,他只有一个(基本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只要胖子盈别带坏他家同桌就行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会被这个女生莫名地缠上。

课间只要范晓萤出去了,林夏娜就会坐到范晓萤的座位上拉着胡亦枫说话,各种找话题,即使胡亦枫哈欠连连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再来就是中午的时候老是找胡亦枫帮她打饭,其实这也没啥,同学之间帮帮忙而已。但是胡亦枫帮林夏娜打完饭以后,她拿起饭就跟着胡亦枫挤进男生堆里坐下了。原本一桌子都是男的,偏偏多出她一个女生,不仅胡亦枫一个人觉得尴尬,其他的男生也觉得尴尬。

但最让胡亦枫受不了的,还是林夏娜打扰了他和范晓萤的“补(du)习(chu)时间”。也许是从其他同学那边知道了胡亦枫会在晚自习前跟范晓萤讨论问题什么的,她也提前很早来到教室,甚至比胡亦枫还要早到。有时候胡亦枫到了范晓萤还没来,林夏娜就会坐到范晓萤座位上,拿着理化生的练习册问东问西。

你说不教她吧,觉得这样不太好,教她吧,她就会一直赖着不走。好几次范晓萤回到教室,就看到林夏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问胡亦枫问题。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范晓萤总觉得林夏娜问胡亦枫问题的时候离胡亦枫太近了,近得几乎都要贴上去了。

蓦然,范晓萤耳边回响起胖子盈前不久说过的那句话——『你同桌这么优秀,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缠上了哟。』

不知道为什么,范晓萤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翻涌着,莫名的不安让她觉得有点烦躁,胸腔里分明有一个声音在叫喊着“这个位置明明是我的”。

 

但范晓萤还是选择无视了它,转身离开了教室。

 

 

03

胡亦枫见林夏娜终于问完问题,缓缓地松了口气,『其实这些题目都不算难,只要套准公式就可以了……』

 

林夏娜把练习册合上,冲着胡亦枫甜甜一笑,『谢谢你啊亦枫。』

 

『不用。』

 

胡亦枫礼貌性地扬了扬嘴角,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一晃眼都快六点半了,这范晓萤怎么还没回来?虽然说她偶尔也会迟到几分钟但也不会迟到这么长时间吧……

 

林夏娜见胡亦枫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正想着找话题跟他聊几句,没想到胡亦枫突然站起身来,落下一句“我出去一下”就走了。

 

 

 

『怎么啦小淫虫,这个时间点你不是应该和睡神一起研♂究♂学♂术♂的么?』

 

胖子盈向来都是踏着晚自习数人头的时间点进教室的,但是因为今天和好基友约饭失败,基友被男友拐跑了,胖子盈大小姐心情不爽,随便啃了个苹果就了事。本来还在感叹着自己这么早回教室终于有点儿要成为好学生的趋向了,结果就在半路遇到了心情低落的范晓萤。

 

『人家忙着跟林夏娜研究学术呢,哪儿有空搭理我。』

 

一开口就是这样酸溜溜的语气连范晓萤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小气了?

 

其实胖子盈早就猜到了范晓萤不开心的原因肯定和胡亦枫有关,不过还没真没想到,胡亦枫竟然真的被林夏娜找上了。范晓萤这丫头平时看着挺没心没肺的,这会儿居然学会吃醋了,嗯,这脑瓜子总算是开窍了。

 

『哟,怎么这么大的醋味儿啊?不开心你家睡神被女神抢走了?』胖子盈顿时有种“我家傻女儿终于开窍”了的感觉。

 

女神是胖子盈私下给林夏娜起的外号,但是此女神非彼女神,是要向反方向理解的意思。毕竟在人家说闲话什么的,直呼其名不太好,于是胖子盈就想到了“女神”二字。反正其中的奥妙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谁吃醋了?你才吃醋!你全家都吃醋!』一向纯良的范晓萤显然不够胖子盈道行高,不过一两句话就被胖子盈撩到瞬间炸毛了。『他爱跟谁讲题就跟谁,与我何干?』

 

『我这明明是疑问句啊,又没有说你吃醋,是你自己自动自觉地对号入座而已。』

 

炸毛了的范晓萤可爱得让胖子盈忍不住伸手去捏她的脸,结果手还没碰到范晓萤,就已经被她狠狠地拍下来了。胖子盈倒也不恼,小淫虫终于学会了吃醋,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值得庆祝庆祝。

 

『好了好了别不开心了,姐带你happy去!』揉了揉范晓萤的头发,无视掉范晓萤的抗拒,胖子盈一手勾上范晓萤的肩膀,『女人啊,不开心的时候就应该买买买。』

 

『去哪儿买买买?』

 

『小卖部!』

 

 

 

 

胡亦枫先是在走廊逛了一圈,又跑到饭堂和宿舍楼下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范晓萤,心想着这丫头是不是不舒服跟老宁请假回家了,结果一踏进教室就看到范晓萤正好好地坐在位置上和胖子盈聊天,心里的紧张霎时舒缓了几分,却也冒出了几分疑惑。

 

既然不是不舒服,那今天为什么要爽约呢?

 

 

不管范晓萤和胖子盈正聊得开心,胡亦枫直接打断了她们的谈话,『范晓萤,你什么时候到教室的?』

 

『刚刚。』还没完全消气的范晓萤只是淡淡地看了胡亦枫一眼,就把目光转移回胖子盈身上。

 

胡亦枫隐约察觉到范晓萤心情不太好,『不是说好了六点到教室的么?』

 

范晓萤蓦然想起了自己回到教室却看到林夏娜在问胡亦枫问题的情景,林夏娜看向胡亦枫的眼神炙热得让她难以释怀。她咬了咬下唇,略带迟疑地说道,『我觉得,这个约定我们还是作废吧……免得打扰你们。』

 

听到范晓萤的回答,胖子盈和胡亦枫都愣住了。前者觉得小淫虫你是不是傻啊怎么可以如此大方地把睡神让给女神呢,后者却觉得范晓萤简直莫名其妙,明明之前都是好好的,现在怎么提出作废约定了。

 

但更让胡亦枫纳闷的是范晓萤的最后一句话,『我们?我们是谁们?』

 

『安静,开始自习了。』

 

没等到范晓萤的回答,值日班干已经站在讲台上数好人头,晚自习要开始了。范晓萤也不想继续回应,低头往抽屉里找书。胖子盈听明白了范晓萤的意思,但想了想解铃还须系铃人,就不打算插手他们俩的事情,乖乖转过身去。

 

 

 只剩下一脸懵逼的胡亦枫,既搞不懂范晓萤为什么要作废约定,又搞不懂她那句“免得打扰你们”。

 

 



后记:

虽然说我微调也调不出一朵花来 加上这对CP热度也过了 

坑主我的热情 当然 是tan90°  还有一息尚存www

然而我呢 拖延癌晚期 加上最近有出远门的打算 

过不久又要出成绩填志愿什么的也是烦死了

所以争取在8月之前填完吧

↑↑↑立下FLAG的我多半是信不过的



最后 祝食用愉快√


评论(3)
热度(25)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