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四)

01


这麼这麼重视  
可是为什麼我们所有人  
却都要伤痕累累地活下去  
  
古人有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胡亦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说得真它喵的对极了。

 

所以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自己最近好像也没做什么惹她不开心的事吧……上课照常睡觉,课余时间的话貌似多数时间都被林夏娜霸占了,不是尬聊就是讲题……

 

啊——

 

自认为IQ和EQ都爆棚的胡亦枫仿佛某个死神小学生般在后脑勺,哦不,是背后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江户川·胡·亦枫·柯南高(zhuang)冷(bi)地用中指推了推根本不存在的眼镜,然后偷偷瞄了隔壁正在认真撸作业的范晓萤同学一眼,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这家伙,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被同桌强行推理出在吃醋的范晓萤的同学显然对此毫不知情,她唯一清楚的是——

 

老娘肚子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千万不要是亲戚啊我同桌好歹还是个男的啊虽然胡亦枫这家伙一天到晚都在睡但是被发现了会很尴尬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蓦地,范晓萤同学停止了内心的吐槽,因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断了她紧绷的神经——下身的一阵暖流证实了她的猜想。

 

『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心理阴影面积无穷大的范晓萤同学把挂在桌子一旁的书包拽了下来,差点把书包翻了个底朝天,好在她还是找到了一块大型“止血贴”。于是她鬼鬼祟祟地把卫生巾塞到口袋里,又鬼鬼祟祟地瞄了胡亦枫好几眼,确定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一连串的猥琐行为后(其实并不),若无其事地举手向值日班干示意上洗手间,在起身离开的时候地瞥了椅子一眼,范晓萤同学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弄到椅子上……

 

 

 

好不容易熬过一节自习课,全程几乎是趴着写作业的范晓萤同学在下课铃响的那一刻忍不住把头也趴下去了,结果直接磕到桌子上, 声音大到成功引来了周围同学的瞩目。而刚转过身来想找范晓萤聊天的胖子盈同学就正好目睹了她后桌犯蠢的全过程,强忍住笑意推了推范晓萤,『喂小淫虫,你没事吧?』

 

『没事。』范晓萤揉了揉撞红了的额头,调整了一下坐姿,还是继续有气无力地趴着,对胖子盈作出“肚子疼”的嘴型。

 

同样是亲戚一来就痛得死去活来的患者胖子盈同学瞬间了然,小声说道,『要不要给你冲点红糖水?我这儿有红糖。』

 

『没热水,不想动。』范晓萤摇了摇头,被亲戚折磨得脸都白上几分,看得胖子盈同学一阵心疼。

 

『没事儿,我帮你打就是了。』胖子盈温柔地笑了笑,拿起范晓萤放在桌上的水杯没两秒就差点把水杯给摔了,『小淫虫你耍我呢,这明明就是刚打的热水哎妈呀烫死老娘了!』

 

『可是我……』明明没打过热水啊……

 

难道是……

 

 

看着范晓萤鬼鬼祟祟地溜了出去,回来以后又一直捂着肚子趴着写作业,胡亦枫就算是再无知也多多少少猜到她是怎么回事,本来还想问她要不要陪她去医务室,可是又认真想了想,这种事由他来问的话好像不太妥当吧。

 

纠结来纠结去胡亦枫还是选择偷偷溜出去给范晓萤打了热水再说,毕竟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可是之后又要怎么办呢?

 

于是江户川·胡·亦枫·柯南再次发挥他过人的IQ,把目光投向了前方的胖子盈同学,机智地朝她扔了一个纸团。

 

『你等会儿转过来看一下范晓萤吧,她好像不太舒服。』

 

 

 

02

『行了行了,别可是了。我去杂物间给你找红糖。』向来机智过人的胖子盈不用猜也知道这热水是谁打的,不过显然小淫虫这个笨蛋还在跟胡亦枫怄气。一直以长辈视角来看待这对别扭的同(xi)桌(pi)的胖子盈默默地叹了口气,解铃还须系铃人,就让他们俩继续相爱相杀吧……

 

 

范晓萤本以为自己掩饰得天衣无缝,结果倒像个挑梁小丑。莫名其妙地向胡亦枫耍脾气,还擅自作废约定,这样的自己,真的很无理取闹吧。可是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林夏娜和胡亦枫在一起就会莫名的烦躁,甚至有想要冲上去拉开他们的冲动。

 

 

这是嫉妒吗?

 

 

可他们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而已,她哪来的资格嫉妒呢。

 

 

但不管怎么说,范晓萤觉得自己最起码也要说一句谢谢,

 

 

 

 

胡亦枫的课间休息其实跟上课没有多大区别,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调戏同桌范晓萤,时而跟胖子盈呛几句。但是因为最近被林夏娜给缠住,让胡亦枫觉得课间休息简直不如上课。虽说上课时间他是不能调戏小同桌了,但好歹也能假装睡觉偷看她努力不让自己打瞌睡的蠢萌模样。前不久这丫头还抱怨说她上课想睡觉肯定是被他给传染了,胡亦枫还没来得及回应,胖子盈就立刻甩来一句“晚上睡不着不就是为了白天能睡一块儿么”惹得范晓萤一阵暴打。

 

 

仔细想想,他好像好几天都没有跟她好好说过话了吧。

 

 

明明近在咫尺。

 

 

 

 

范晓萤转过头去,发现胡亦枫正趴在桌子上,后脑勺对着自己,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因为不想看到她。

 

或许是自己太无理取闹了吧。范晓萤低落地咬了咬下唇,稍稍靠近胡亦枫倔(zhuang)强(bi)的后脑勺,盯着眼前这毛茸茸的天然卷,呼吸间仿佛都充斥着来自他身上的好闻的洗衣粉味道,不知为何,范晓萤感觉自己的心,好像变得没那么烦躁了。

 

『谢谢。』

 

 

 

胡亦枫原本就没有在睡觉,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范晓萤,刚好这丫头又来了那个,他作为一个男的好像也不太合适去关心她,只能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让胖子盈去关心范晓萤。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

 

 

因为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所以范晓萤看到林夏娜老是缠着胡亦枫不放,甚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拉着胡亦枫聊天,也只能自个儿生闷气,没有资格跟林夏娜霸道地宣示主权说“请你远离他”。

 

因为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所以胡亦枫看到范晓萤肚子疼得脸都白了也只能抑制住想要关心她的心情,偷偷地拜托胖子盈去看她,没有资格光明正大地给范晓萤打热水,问她是不是很疼,要不要扶她去医务室。

 

 因为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所以当胖子盈老是调侃范晓萤说她和胡亦枫很虐狗的时候,当老宁问胡亦枫是不是和范晓萤在谈恋爱的时候,即使心跳快得不受控制,耳根忍不住泛红,她和他也只能故作正色地否认。

 

因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

 

 因为我们只是普通的同桌关系而已。

 

 

 

胡亦枫显然对于范晓萤这句“谢谢”感到无比惊喜,甚至忘了自己在假装睡觉,蓦地转过头去,『你不生气了?』

 

范晓萤原本与胡亦枫的后脑勺距离不到10公分,不料胡亦枫突然转过来,变成两人一起趴在桌面上,双目对视,几乎能感觉到对方微热的呼吸的局面。范晓萤愣了愣,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瞬间感觉自己的脸颊微烫,心跳也愈来愈快。胡亦枫也讶异于自己怎么会一时之间和范晓萤距离如此之近,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气萦绕着鼻息,惹得胡亦枫有点心猿意马,耳根不由得泛红。

 

『我,我本来就没有生气。』最先反应过来的范晓萤立刻往后缩,使两人瞬间拉回安全距离。对上胡亦枫的略带笑意双眸,范晓萤感到有一种莫名的心虚,『只是……』

 

『只是什么?』终于等到自家同桌愿意跟自己说话,胡亦枫也立马调整好坐姿,侧着身子看着自家小同桌。

 

胡亦枫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范晓萤更加不好意思了,『没什么。』

 

胡亦枫倒也不急,反正他也没指望在范晓萤嘴里听到什么确切的答案。但他最起码明白了范晓萤是因为林夏娜老缠着自己而不开心,顿时觉得有点小骄傲。

 

看来在范晓萤这个小笨蛋的心里,自己好歹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

 

想到这里,胡亦枫不禁扬起嘴角,伸手揉了揉范晓萤的头发,『那么约定继续,你可不要再反悔了。当初明明是我先提出来的,要结束也应该由我来说才是。』

 

知道是自己理亏,范晓萤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理了理被胡亦枫揉乱的头发,『知道了……』

 

刚才还像只炸毛的猫,现在倒变成一副被欺负得可怜巴巴的样子,惹得胡亦枫特想把范晓萤抱到怀里顺毛,但是,眼下还不行。

 

 

『教室有点吵,我们换个地方吧。』

 

『啊?』

 

『我们改去天台。』

 

03

说起天台,胡亦枫这个(伪)宅男第一秒想到的自然是——『这是我们诚哥战斗过的地方!』然后才想到这是各种青春电影小说必备的挥霍青春的场所之一……就如同“韩剧治不好日剧必须跑泰剧看基佬”这铁一般的三大定律(并不),没有待过天台的青春,是不完整的。


因此,一直秉持着“少小不流氓,老大不正常”为人生格言的胡亦枫同学,自从发现了他们所在的教学楼顶楼通向天台的门锁不上以后,就一个人独享天台这块风水宝地。学校规定除考试周外,每周四的下午设有一节社团课,不参与社团活动的同学自觉留下教室自习。很显然我们的胡亦枫同学并不属于自觉这一列,而他的同桌范晓萤同学又被胖子盈拐去什么韩流社,对着一个个长得并无多大差别的头发染成各种诡异颜色也坚决不承认自己是“烫染焗”的男的花痴,寂寞难耐的他只能一个人上天台,听歌吹风找周公探讨人生。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胡亦枫同学在经历了被迷妹纠缠——被同桌强行冷战——跟同桌和好三个莫名其妙的阶段以后,终于成功地把他家小可爱范晓萤诱拐到一个无人能打扰但是喊破喉咙一定会有人听到的风水宝地——天台。


十几年来一直走蠢萌路线的范晓萤自然不会明白胡亦枫的小心机,但她还是提出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我们学校那么多摄像头,要是被拍到了怎么办?』


换作是平时胡亦枫肯定是边打着哈欠边漫不经心地回她,『被看到就被看到呗,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此时非彼时,诱拐范晓萤需要步步为营,不能用这么欠扁的语气。


所以胡亦枫深(chen)思(mo)了


三秒,然后用手尽情揉乱范晓萤的发型,『你是不是傻啊?全校的录像都集中在会议室,会议室平时都是锁门的,谁会无聊到去会议室看录像。』 


对于胡亦枫这种一天不管有没有理由都可以随时毁掉自己发型的恶劣行为,范晓萤最初还会表现出骨气十足的誓死反抗,但是屡战屡败后的她最终还是选择放弃这无谓的抵抗,企图以一脸的冷漠来击退胡亦枫的心血来潮(……)。但是结果表明,胡亦枫并不在乎,他已经到达了软硬不吃的感人境界。因而范晓萤对此已经习惯了,甚至是麻木了……


『可是天台应该没有桌椅吧?』范晓萤同学白了胡亦枫一眼,借着旁边窗户来整理被揉乱的头发。 『桌椅又不能给你补理科,有我不就行了。』胡亦枫懒散地打了个哈欠,嘴上虽是这样说,但他心里已经想好了明天中午下课以后溜进总务室去顺张桌子和两把椅子。虽然跑两趟楼梯会有点累,但也没办法,谁让他是新时代的三好同桌呢。


『……』一时之间范晓萤竟觉得胡亦枫说得好有道理,简直无言以对。


一想到自己明天要当苦力就犯困的胡亦枫又打了个哈欠,正想着趴在桌上闭(zhao)目(zhou)养(gong)神,突然又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整个人倏地一下坐直了,吓得一旁的范晓萤差点叫出来……


『对了,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胖子盈也不行。』


『为什么?』 


『你觉得上天台补理科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实际上胡亦枫最想表达的是:这件事要是让胖子盈知道了,肯定又会抓住你说一大堆有的没的。


胡亦枫同学多少也有点自知之明,关于诱拐范晓萤上天台补理科这件事,其司马昭之心,除了范晓萤不知,简直就是天知地知全世界知。


『哦……』 



 

后记:

才发现我居然这么多天都没有更新_(:з」∠)_

明天就要放榜了想着怎么着也得先更一回_(:з」∠)_

毕竟砸了了的话我可能要去世界公园【开玩笑


如果考得好的话 这几天尽量再更一次XD

不然 就要等到我志愿搞定以后再更了_(:з」∠)_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6)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