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三十题之【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诶,你们说这女人啊,到底是不穿衣服更加诱惑人呢,还是半遮半掩更诱惑人呢?』


『按我说当然是穿着制服的时候最诱惑人!比如说兔女郎啊什么的……』


『卧槽原来你小子脑子里想的是这些!不过我觉得护士服啊白衣天使什么更棒……』


『你们这群禽兽!人渣!分明是水手服赛高的好么!』


无视身后夹杂着水声的热烈讨论,胡亦枫用毛巾擦了擦头发,随便收拾一下衣物就大步走出男浴房。


青春期的男生嘛,血气方刚,有幻想是可以理解的。曾经的他也和他们一样,对于性充满了幻想,充满了憧憬。不过自从和若白同室以后,他就逐渐被这个高冷的室友给感染了。按照茵茵她们的话来说就是“若白师兄身上有种神秘的禁欲味道”,当初听到这句话时他差点被水给噎死。


但是久而久之,他发现这句话说得太对了。胡亦枫甚至觉得,和若白睡了这么多年(……)的自己也变得“禁欲”起来。


五年以后的胡亦枫再次回忆起这件事,只觉得当年的自己实在是图样图森破。“禁欲”什么的分明是因为自己那时根本就没有可供开荤的对象,再者,关于那个女人到底怎么样才最诱惑人的问题,他想,此时此刻,他或许找到答案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优哉游哉地哼着小曲儿的范晓萤关掉淋浴头,利索地扯掉挂钩上的浴巾往身上一披,小手习惯性地往玻璃架上一摸,咦?怎么是空的?脑瓜当机了三秒的她终于发现自己并没有带换洗衣物,看着桶里被换下的衣服,又想起胡亦枫下午打电话跟她说他会晚点回来,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披着浴巾快速奔回房间穿衣服。


抱着侥幸心理的范晓萤坚信自己不可能这么巧会碰到胡亦枫,然而,原本说会晚点才回来的胡亦枫竟然在范晓萤沐浴期间就已经回到家,并且也是这么巧,正好在房间里翻阅图纸。


『我刚回来啊……』


胡亦枫闻声,一抬头就被范晓萤这幅装扮给惊到了。同居后两人行为上虽然是亲密了许多,但是因为他一向秉持着“作为好男人就应该拒绝婚前X行为”的正值观念,所以很多次走火擦枪的亲昵,最终还是在他强大的意志力下截然而止(……)。


但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要把持不住了。


刚出浴的范晓萤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洁白的浴巾,浴巾并不算大,只能勉强围住她臀部下几寸。因为洗的是热水澡,范晓萤的娃娃脸被蒸汽弄得粉红扑扑,半湿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从发尖滴落的水珠肆无忌惮地滚过她圆润的肩膀,有的水珠甚至沿着锁骨一路往下,滚到被围巾包住的地方。


她仿佛一个沾满水珠的新鲜蜜桃,正等着来人的品尝。


胡亦枫感到体温在迅速的升高,身体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他放下手中的图纸,一步一步地向范晓萤逼近,沙哑着声音问道,『你这是在诱惑我么?』


范晓萤对上胡亦枫的黑曜石般的双眸,发现他的眼眸太深邃,所蕴藏着的欲望像是要把自己给吞噬,『才没有!我只是忘了拿衣服而已……』


『是么?』


此时的范晓萤已经被胡亦枫逼到床边,退无可退。胡亦枫顺势把她给压倒在床,不等任何回应就吻住她的双唇,轻而易举就攻破城池,撬开她的牙关,放肆地卷住她的丁香小舌,尽情地吮吸她的甜蜜津液,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直到她脸红得快要窒息时,才不舍地离开她的双唇,转而把目标投向她白皙纤细的脖颈。沐浴露再加上她身上特有的香气让他的理智再度崩溃,让他忍不住在此狠狠地烙下专属于他的印记。


胡亦枫的狼吻把范晓萤的理智一下击碎,在欲望的驱使下她双眼泛上迷离,火热的氛围使她雪白的肌肤染上淡淡的粉色,唯有脖颈处的微微刺痛感迫使她清醒几分。突然,小腹深处引起的痛楚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随即下身的一股热潮流出,她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肚子痛了……


范晓萤立即用手撑开正忙于种草莓的胡亦枫,以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亦枫,我,我那个来了……』


被莫名推开的胡亦枫正觉得不解,『那个?』


『就是,我例假来了……』范晓萤不敢对上胡亦枫的眼神,声音也是小得不能再小了。


『……』


胡亦枫觉得体温瞬间就降下来了。



后记:卡肉什么的打我呀打我呀www

            越写越有总裁文的既视感果然我这几年来的总裁文没有白看啊噗

             最新一题就是这个了……明天嗯……也许有下一题吧


评论(8)
热度(48)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