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三十题之【握着手机时转身看见】

『胡疯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电话那头是她软软的声音,像是撒娇的猫咪,『我好想你……』


天知道每一次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多么希望自己拥有瞬间移动的能力,一下子就出现在她面前,紧紧地抱住她,轻吻她的发顶,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可他不能。


他们之间相差了七个时区,一万三千多公里,即使同属一个半球,即使有发达的通讯工具可以继续联系,也不足以弥补思念所带来的空虚。他在咬着面包匆忙赶上课时她那边却已经到了下午茶的时间,而他在仰望璀璨星空时她那边的太阳早已高高挂起。隔着屏幕可以看到她灿烂的笑颜,却无法触摸到她可爱的笑脸。通过手机可以听到她元气满满的声音,但绝对比不上她在身边时对他的大呼小叫。


所以再浓烈的思念也只能化作这五个字。


『我也好想你……』


『你再不回来本宫就休了你!』


想象着电话那头的她肯定又再鼓起可爱的娃娃脸,他不禁扬起嘴角,『娘娘好不容易等了两年,难不成剩下这短短的一星期就要放弃?』


『本宫才不是这种人呢!』她用红笔重重地圈住了台历上的某个数字,又翻了翻前面的页数,所有的数字都毫无例外地被打上一个大叉,『就是不知道某些人是不是因为舍不得那些金发碧眼的洋妞……』


如此明显的醋意差点让他笑出声,若是这丫头出现在他面前,他铁定会忍不住敲她额头。


『哎呀被发现了!』想象着电话那头听到这话后瞬间化作炸毛的猫咪的她,他脸上尽是掩饰不了的淡淡笑意,『没办法呀谁叫国内某些人的身材确实让人失望呢。』


『那你就抱着那些大波妹别回来好了!』


耳边接着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他无奈地叹了叹气,眼里却洋溢着宠溺的笑意。关掉手机,他背起黑色的背包,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心情愉悦地走向安检处。


他手里攥着的,是从法兰克福飞往北京的机票。


两年前的胡亦枫大三,因为专业问题家里人想让他出国留学,可他一直犹豫不决。出国留学固然是对自己所选的专业更有帮助,但他放不下范晓萤,放不下那个笑颜如花的她。


那会儿范晓萤才刚脱离高考的苦海,心情比盛夏的阳光还要灿烂几分,正想着怎么利用这大好的暑假大玩特玩,却没想到胡亦枫突然之间说要出国。


胡亦枫本以为范晓萤会哭着闹着说不想他出国,毕竟出国就意味着他们要异地恋,而异地恋,十有八九都是分手。不是输了时间,也不是败给了距离,而是渐渐被无边的寂寞所吞噬。他自信自己不会被外界的诱惑左右,却不敢确定她是否愿意等他。


范晓萤本也以为自己会因此和胡亦枫大吵一架,她确实是不想让他走,更何况这一走就是两年。初中毕业时觉得身边这些人绝对是无法替代的,结果各奔东西去往不同的高中后彼此却鲜少联系。各自的新朋友,各自的圈子,各自的生活,到头来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


但他们都猜错了。


他说你以后也许会遇到比我更好的,那你还愿意等我么。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他你这是要分手么。


然后他低沉着声音说道,我只是希望以后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我只是希望以后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范晓萤的眼泪瞬间就掉下来了,她没有想过,他是为了彼此的未来而选择出国。


下一秒,范晓萤毫无预兆地扑到胡亦枫怀里,力道大得让他差点没站稳。滚烫的泪水使他胸前的衬衫濡湿了一大片,然后,他听到从胸口处传来她带有严重鼻音的三个字,却又是无比坚定的三个字——『我等你。』


出国那天范晓萤没有来送机,胡亦枫也没有告诉她是几点的飞机。用胡亦枫的话来说就是“我怕我看到她哭就不愿意走了”,而用范晓萤的话来说是“我怕我到时忍不住哭他就不敢走了”。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语言,陌生的气候,陌生的面孔。最害怕的,是渐渐变得陌生的自己。


还好,这一切胡亦枫都扛过来了。其实胡亦枫家境并不差,每个月打给他的生活费总是绰绰有余。只是为了更快地适应这个陌生的环境,他会利用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的一家中式小餐馆里打工。餐馆的老板娘是中国人,对像胡亦枫这样的中国留学生格外照顾,热情好客的性格跟范晓萤的妈妈倒有几分相似。


三点一线的生活充实得着实令胡亦枫没有心思再感到寂寞空虚冷,只是偶尔半夜醒来,望着窗外繁星点点,心里却想着范晓萤那丫头是不是又在吃冰淇淋。然后翻看手机里面的照片,有他们一起约会时的合照,也有他在她不经意间的抓拍。吃冰淇淋时一本满足的表情,做高数题目时纠结痛苦的表情,看电影时无聊到睡着的表情,种种或可爱或灵动的表情,占据了他心里的每一寸。


但不管再累再苦,他们都约好了每周三次的电话,一次的视频通话。电话那头的她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趣事跟他分享,除此之外就是两人的拌嘴,几乎每次都是他赢。视频通话大概是最骗不了人的,屏幕里的范晓萤老是嘲笑胡亦枫硕大的黑眼圈都能和国宝媲美,却掩饰不了语气里的心疼。胡亦枫也不甘示弱地回道范晓萤你以为你很好看吗下巴尖得小心戳伤自己,心里却也因为她的消瘦而泛起阵阵心疼。


两年间两人做的最多的事,莫过于互相邮寄东西,文艺点来说就是礼轻情意重,然而实际上,所付的邮费也不知要比所寄的东西贵多少。比如说胡亦枫给范晓萤寄过一沓图纸,还附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的是——我设计了很多个“家”,但不知道女主人更喜欢哪一个“家”?又比如说范晓萤给胡亦枫寄过一条围巾和一对手套,都是手织的,当然,也都是那么……那么不好看。她也附上了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嘤嘤嘤我学了好久都还是织不好,虽然很丑但你要是敢嫌弃的话你就死定了!


飞机到达北京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太阳尚未升起,却已透露出小半个身影,把周围的天空染成橘红。胡亦枫却无暇欣赏这般美景,因为他还要赶往下一班飞机。加起来近十个小时的飞行着实让胡亦枫有点吃不消,但是为了能快点赶回岸阳,再累他都觉得值得。


胡亦枫到达岸阳时阳光正好,穿过斑驳的绿叶投射在地面上形成一个个小光块,行李箱发出欢快的轱辘声打碎了鸟儿的安宁。他很想立刻就出现在范晓萤面前,奈何拖着这大包小包的着实显得有点狼狈,所以决定还是先回家把东西放下再去找她。


不料还没走到家楼下,就遇到了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丫头。


范晓萤其实就走在胡亦枫前面十几米,目标直奔向马路对面的冰淇淋店。胡亦枫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丫头,不是跟她说过早上吃冰淇淋对胃不好的么,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


胡亦枫本想追上去给范晓萤一个惊喜,但是考虑到自己可能没追上就要累死,结果还是拿出手机打给她。


『亦枫?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接到胡亦枫的电话着实让范晓萤有点意外,她停住了前进的步伐,看了看手表上显示的时间,再减去六个小时,这么看来他那边应该是凌晨三点多,大半夜不睡觉给她打电话,这家伙没事儿吧?


『睡不着,就打来看你在干嘛。』胡亦枫倒想看看范晓萤这丫头的反应,『该不会是在买冰淇淋?』


『怎、怎么会呢!』胡亦枫的话让范晓萤心一惊,这家伙怎么知道她要去买冰淇淋,他这千里眼也太厉害了吧……


胡亦枫不用想都知道范晓萤此刻心里肯定是在腹诽着自己是不是有千里眼什么的,强忍着笑意说道,『不然的话你是在干嘛?』


『我,我在想你啊!』这可不是在撒谎对吧,只不过是刚好在去往冰淇淋店的路上而已……


『是吗?』胡亦枫挑了挑眉,这丫头睁眼说瞎话的能力提高了不少嘛,『既然你这么想我,那我就送你一个惊喜吧。』


『什么惊喜?』


『你转过身来就知道了。』


『什么啊这是……』


虽然心里百分百不相信这所谓的惊喜,但范晓萤还是转过身来。对上脸上挂着熟悉笑容的胡亦枫,范晓萤想,一眼万年,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刹那间,她的眼里只容得下这个人,心里的空荡一下子被填满,满满的,都是他。


『惊喜吗?』


『……』


他熟悉的嗓音再次通过手机传到耳畔,她却蓦地鼻子一酸,眼帘泛起雾气,不自觉地迈开步伐,朝着胡亦枫跑去。


时隔两年再次被范晓萤狠狠扑进怀里,胡亦枫不得不表示,还好他背着个背包……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是是是,我是笨蛋。』


她滚烫的泪珠濡湿了他的寸衫,却更像是流入他的心里,融入他的血液里。怀里的人儿哭得他心疼极了,他用手掌顺了顺她颤抖的后背,再低头温柔地亲吻她的发顶。


呼吸里尽是她的甜美。真好。


怀里的人儿突然意识到什么,猛然抬起头,脸上还挂着几道泪痕,『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星期才能回来的么?』


浓重的鼻音似乎包含着说不尽的委屈,他轻轻地吻去她眼角的泪珠,『因为有个傻丫头很想我,所以我就提前飞回来了呀。』


『才,才没有很想你唔……』


不管是违心的话也好,绵绵情话也好,亦或是浓烈的思念也好,这一刻,胡亦枫只想和范晓萤——


一吻天荒。


后记: _(:з」∠)_出国梗好多内容想写于是果不其然地毁了噗 _(:з」∠)_越到后面越不知道我在写啥                

             _(:з」∠)_科普一下,德国实行夏时令 ,3-10月和中国相差6个时区,其余是7个时区【来自度娘

             _(:з」∠)_然而为此我居然还查了航班

             _(:з」∠)_啊啊啊听说下周亦枫给晓萤补高数不如来一发补课梗吧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62)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