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三十题之【只有一间单人房】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剩下一间单人房了。』前台小姐带有几分歉意地微笑,『请问两位还需要入住吗?』


胡亦枫看着身旁冷得直搓手臂的范晓萤,连打哈欠的心情都没有了,『那就只能将就一晚了。』


这一天下来,胡亦枫表示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首先是一大早就被范晓萤强行拉起来陪她上课,接着就是和她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去到一个鸟不拉屎的深山野林,就为了去看范晓萤这货口中所谓的流星雨。然而两人爬了没多久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淋成落汤鸡,好不容易在附近找到一家旅社却被告知只有一间单人房。


两人进入了仅剩的那间的单人房,范晓萤冷不丁地冒出一句,『我们现在算是在开房么?』


『想什么呢你。』胡亦枫伸手在范晓萤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看到对方随即鼓起的娃娃脸他就觉得心里的郁闷全都一扫而空,『快去洗澡吧,不然很容易感冒。』


湿透了的衣服紧紧地黏在身上着实难受,再加上宾馆的冷气开得有点大,范晓萤已经打了好几个喷嚏。胡亦枫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从他这一路上连一个哈欠都没有打(……)就知道他也是累得够呛的。


当然,最累的还是他的心……


『那你怎么办?』胡亦枫微微发白的嘴唇看得范晓萤一阵心疼,他肯定也是很冷吧……


『我没事,你快去洗吧。』虽然自己状态也不太好,但是男生的抵抗力毕竟要比女生的要强,再拖拉下去这丫头肯定要感冒了。胡亦枫无视范晓萤心疼的眼神,一把把她推进浴室,『里面有浴袍,等下把湿衣服都换了。』


胡亦枫把室内的空调调高了几度,衣服黏在皮肤上的感觉真心难受,他干脆把上衣脱掉。尚未停歇的大雨仍在不折不挠地敲打着窗户,却远不及浴室里稀里哗啦的水声撩拨人心。望着那张狭窄的单人床,胡亦枫莫名觉得有点热。


想想两人交往也快两年了,牵手拥抱接吻什么的自然不在话下,但真要说到全垒打什么的,胡亦枫还是觉得时候尚早。虽然自己也不是不想褪去童子军这个身份但毕竟范晓萤这丫头还小,不管是心智还是年龄。而且若是一个不小心“搞出人命”,那他岂不是要被未来岳父岳母给打死?


可是今晚分明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啊,月黑风高大雨倾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怎么看都是个攻上三垒的好机会……


然而在胡亦枫作出各种脑补和心里挣扎的时候,范晓萤已经从浴室里出来了。也许是在浴室里呆得有点久,也许是幻想到什么限制级的事情,她白皙的脸颊染上点点红霞。顺着发尖往下坠落的水珠濡湿了肩膀处的浴袍,徒增几分暧昧。


『我洗完了,你快去洗吧。』


于是在胡亦枫洗澡的这段时间里,对着那张狭窄的单人床脑补的对象就换成了范晓萤。


怎么说两人都交往了两年多,如果真的要迈出那一步的话,虽然会害怕,但她还是会迈出的吧。胡亦枫这货看上去虽然不是很大只但好歹也算是脱衣有肉,就算不是小说中的“一夜七次郎”,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等等!范晓萤你想到哪儿去了!这现实跟小说哪有什么可比性!不对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于是从浴室出来的胡亦枫就看到某人更加通红的小脸,还以为是空调温度太高……


至于当晚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嘛,你猜咯。



后记: (*/∇\*)开放性的结尾是不是棒(hen)棒(qian)哒(zou)

               (*/∇\*)三十题写得我都腻了嘤嘤嘤你们怎么都不点梗!

                 (*/∇\*)明晚迎风要是不发糖我就把芒果台给榨汁!!!

                 (*/∇\*)顺便说一句看了偶像万万碎以后被三石插了好几刀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46)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