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二)01

(二)

朋友和恋人的界限在哪儿呢 

要是只有越过之后才会知道的话 

那麼我的恋情 也许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吧

 

 

关于偏科这个问题,想必全班同学当中对此最有感触的莫过于范晓萤了吧。或许,还要加上胡亦枫。

 

前者偏文,后者偏理。但最让前者抓狂的是,后者尽管偏理但文科方面跟她水平相当,再加上他理科成绩直甩别人好几条街,所以即使他偏科也没多大关系。

 

可范晓萤是妥妥的学渣一枚啊,以数学为首加上的那三个理科副科,足以把她那稍微看得过眼的文科成绩一拖再拖,用她家母上大人的话来形容就是——『人家还可以说是拖后腿,我看你是连前腿都没有!』

 

心塞程度不言而喻。

 

 

打从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做120分的数学题只拿了53分以后,范晓萤对于数学这一门极其恶心的科目的厌恶程度有增无减。而在高中开学第三周进行完第一次的物理测验以后,她发现原来物理也可以这么恶心。

 

十道单选错一半不要紧,五道双选错三道不要紧,分数属于班上的低分层也不要紧,可她的同桌却是考了年级第一的97分大神啊,难不成她还能以宽阔的胸襟再来一句不要紧?

 

好在老宁发下试卷以后除了夸了几句胡亦枫以及总结说班上的成绩两极分化严重以外,并无多言。范晓萤在胸腔里拼命打鼓的小人也总算歇息了,只是测验卷上的茫茫红色着实鲜艳得让她连稍微扬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还不至于没心没肺到那个地步。

 

好在胡亦枫几乎全程都处于和周公缠绵的状态,除了在老宁点到他名字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在书堆里抬起了头看了老宁几眼,又低下头拿起刚发下的测验卷翻看,打着哈欠抓起一支红笔在上面写了几笔就又趴了下去。整个过程中胡亦枫的眼皮简直就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来撑开的,以至于范晓萤认为他不是半途醒来而是在梦游……

 

但范晓萤心里还是挺感谢老宁和胡亦枫的,感谢老宁没有当众点名说她考了低分,也感谢胡亦枫这个睡神如此钟情于周公,没有好奇地问她成绩,也没有炫耀自己的高分。

 

又或许,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分数了吧。

 

 

之后的讲解,范晓萤虽然把老宁在黑板上的板书一字不落地抄在试卷上,但老宁说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似乎在想很多事,又似乎什么事都没有想,整个人都处于半放空的状态。幸好这节课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范晓萤就这么放着放着空,没多久就熬到放学。

 

下课铃一响,老宁一挥手,班上的同学都跟离弦的箭似的飞奔出教室,就连胡亦枫这样睡得雷打不动的睡神也准时醒来拿起书包就走。还不到五分钟,偌大的教室里就只剩下范晓萤一个人。

 

不是没有认真去学,也不是没有尽力地学,自认为在理科方面花的时间比文科还要多一倍,可为什么最后考出的就是这样一个不堪的成绩呢?老宁肯定是在骗人的吧,超常发挥什么的,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明明没有实力却因为一时的好运去了这所学校,牛逼的人随手一抓便是,比你牛逼却比你还要努力的人更是随处可见,偏偏自己既不牛逼又不够别人努力。

 

范晓萤自开学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属于岸阳中学。

 

 

胡亦枫下完楼梯才猛然记得自己把饭卡落在桌上,打了个哈欠就转身跑回教室,恰巧看到同桌妹子趴在桌上。胡亦枫本以为范晓萤在睡觉,心想这丫头也太奇怪了吧放学还在睡觉,但还是轻手轻脚地走向自己的座位。胡亦枫也是走近了才发现,范晓萤肩膀在微微地颤动,甚至还听到细微的啜泣声。

 

毕竟是当了三周多的同桌,虽然胡亦枫有大半的时间都是趴在书堆里睡觉,但不睡觉的时候他还是会和范晓萤闲聊几句,斗斗嘴,谈不上有多熟络但关系还是不错的。在胡亦枫的印象当中范晓萤是一个特别开朗乐观的女生,笑起来眉眼弯弯,特别甜。被他呛得无话可说的时候会瞪圆双眼微鼓双颊,可爱得让他总想戳一戳她的脸颊。

 

而像现在这般一个人偷偷哭泣,实在不像是她范晓萤的风格。

 

『不过是一次小考而已,离高考还远着呢,你这眼泪也流得太早了吧。』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让范晓萤不由得一惊,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正好对上胡亦枫懒懒的微笑,以及他向自己递来的纸巾。

 

范晓萤哭得泛红的眼圈让胡亦枫不禁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的那只小白兔,她接过了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吐出两个极具鼻音的字,『谢谢。』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窗外的太阳尚未着急落下,却已披上橙红的外衣,肆意地把四周染成一片橙红。胡亦枫呆呆地看着窗外,莫名冒出一句感叹,『好漂亮。』

 

范晓萤把目光转向窗外,也不由得被眼前之景所征服,『好圆的太阳……』

 

『对啊,好像你的脸。』

 

被人拐着弯说自己脸圆的范晓萤气得直把刚擦过眼泪的纸巾往胡亦枫身上扔,却被胡亦枫轻松躲过,『胡亦枫!』

 

果然“化悲伤为愤怒”这招是最管用的,胡亦枫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比了个赞,『等下六点到教室,有没有问题?』

 

『什么?』

 

『我说,等下六点回到教室,本帅哥给你讲题。』

 

『啊?』

 

『就这么说定了,别迟到了。』

 

胡亦枫拿起桌上的饭卡塞进裤袋,再把自己刚躲过的那团纸巾捡起扔到垃圾桶,打着哈欠走出了教室,徒留还没反应过来的范晓萤同学在原位。




后记:高一第一次物理测验就考了全班最低分的我orz 确实很感谢老班,因为他评讲试卷那节课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TAT 他其实一直都挺给我们面子的,数学和理科渣到死的我【再见黄】

           至于迎风发展得这么快,我我我也解释不清。关于脸圆这个梗是我放学在教室值日的时候,看到圆圆的鸭蛋色的太阳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之前提过有很多小脑洞都记在一个本子上,现在看来,多半都很难写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为啥……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32)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