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番外(一)

岸阳中学的文理分班一向以六比四的比例进行分配,并且暗中分了重点班,其中理科重点班在一班,文科重点班在十班。毫无疑问地,胡亦枫自然被分在一班,而范晓萤同学,竟然在高一下册的期末考中人品大爆发,因而被分在十班。按道理来说,岸阳中学的文科比理科要好一点,然而这学校却始终贯彻着“重理轻文”的思想,不管是教室还是宿舍,理科班都在最低的楼层。尤其是理科一班,位于距离饭堂最近的楼梯口的那块风水宝地,简直就是最佳冲饭堂位置。

 

于是胡亦枫同学非(chun)常(cui)好(gu)心(yi)地向范晓萤提出帮她打午饭的建议,因为范晓萤所在的十班跟他在的一班隔了两层楼,等到范晓萤这个小短腿冲到饭堂,估计他都快把饭给吃完了。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胡亦枫同学还非常机智地让范晓萤每天都下到他们班去找他,把饭卡交给他。这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实则却蕴藏着胡亦枫同学的小心机——利用送饭卡这个借口让范晓萤每天都乖乖地主动下来找自己。偶尔胡亦枫同学也会良心发现(……),睡累了就爬两层楼梯上去找范晓萤要饭卡,顺带宣示一下主权什么的。

 

就胡亦枫这种小伎俩是人都看得出来,唯独范晓萤这个天然呆还天真地以为自己的前任同桌天生热情(……),气得胖子盈恨不得直接拿水泼醒她。

 

对了,同样人品大爆发的还有胖子盈同学,她也被分进了十班,依然继续着调戏范晓萤的日常。对于胡亦枫的幼稚伎俩,胖子盈除了在心里痛骂范晓萤不争气以外,还给胡亦枫取了个新外号,叫做〝尔康〞,就是心机boy的意思。

 

 



眼看着就要到了范晓萤要下去找胡亦枫送饭卡的时间,胖子盈突然起了调戏范晓萤的兴致,拉着范晓萤死活不让她离开教室,『小淫虫,你说你这样天天下去找胡亦枫,就不怕哪天老宁举报你们两个啊?』

 

毫无疑问地,老宁还是胡亦枫的班主任。范晓萤好几次下去找胡亦枫,都刚好碰到老宁,还被老宁开过几次玩笑。


『举报我们干嘛?我们又不是交往过密……』一说起老宁,范晓萤仿佛耳边就响起了老宁那句“以后别忘了请我吃喜糖”,禁不住耳根一红,『他不过是帮我打饭而已,我们俩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是嘛?这我就不知道了……』胖子盈耸了耸肩,笑得比菊花还灿烂,『我好像听说有些人周末下午早早回校,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干些见不得人的事。』

 

『哪、哪有!他只不过是帮我补一下数学而已!!!』姜还是老的辣,轮道行十个范晓萤估计也抵不上半个胖子盈。因此从范晓萤口中套出些话来,也不过是几句话的时间。

 

『哦~~~~原来你们的小灶还在啊……』胖子盈见范晓萤如此主动地走入自己的套路,笑得腹肌都快出来了,『我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没想到这是真的。』

 

『……』

 

『没事儿,你就放两百五十个心好了。像我这种讲义气的人,是绝对不会把你们俩交往,啊不,是开小灶的事情给传出去的。』摸了摸处于炸毛边缘的范晓萤,胖子盈终于收敛了一点点,凑近范晓萤耳旁小声说道,『所以就算你们要干什么见不得的人也没关系哦,尽管大胆地去干吧!』

 

『胖!子!盈!』

 

显然,胡亦枫同学耍心机的日子依旧继续,胖子盈同学调戏小淫虫的日子依旧继续。而处于食物链低端的范晓萤同学,被套路被调戏的日子还是在继续。

 




后记:

_(:з」∠)_心累所以不想虐,就码了个番外,算是撒点糖当作庆祝国庆

_(:з」∠)_送饭卡的意思就是,小师妹每天中午之前就下去找二师兄,把自己的饭卡给他,因为二师兄帮她打饭。

_(:з」∠)_关于送饭卡什么的,啧啧啧,真人真事,不过人家已经是交往中了……所以在二师兄这儿就成了套路www

_(:з」∠)_关于老宁的那句话,是我很久以前的一个老师跟我讲得……那会儿她觉得我和某个男生关系有点那啥,就开了个玩笑【【这男的已经消失很多年了orz

_(:з」∠)_因为接下来没什么长假放,所以更新什么的,如果不能月更,那就只能等到寒假了orz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4)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