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 番外(二)上

高三,绝对是莘莘学子最为难熬的一年。所谓“寒窗苦读十余载,金榜题名望今朝”,管你之前是天天睡觉还是悬梁刺股,虚度光阴还是刻苦学习,最后的最后,一场考试,四份试卷,轻而易举地就把你这十二年的读书生涯画上句号。结局或圆满或残缺,哪怕再不甘心,都没办法回到过去。

所以,宁愿现在苦成狗,也不要在看到高考成绩后哭成狗。

以上,是胖子盈同学十分难得的人生感悟。

当然,在成为苦成狗的备考大军之前,胖子盈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备受摧残的单身狗。


『小淫虫你不厚道!』胖子盈对于三年来一直强忍着不拿出火把烧死胡亦枫和范晓萤这对该死的异性恋的自己,表示无比的失望。毕竟谁也没有想到,这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冷战的作死CP,竟然能够风雨不动地走过三年。『我们不是说好了单身路上手牵手,谁先脱团谁是狗的么?』

『能够脱团狗就狗,谁要和你手牵手。』范晓萤早就习惯了眼前这位每天都要演一回“我都已经昧着良心没有举报你们俩了你怎么还不对我感恩戴德”的戏码的某人,扒了两口饭,眼神早已越过胖子盈直飘到前面第二桌的位置。

因为那一桌,有胡亦枫。


要知道,我们范晓萤同学是多么单纯毫不做作的实诚孩子,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一般情侣之间都是你侬我侬,女方含情脉脉,男方深情款款。然而此时此刻范晓萤同学想的却是——

啊这死胡疯子!这都两天了居然还在生气!小气鬼小气鬼小气鬼!


是的,按照两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冷战的相处规律,这又到了他们小吵怡情的第二天。啊?你说吵啥?这你得问胡亦枫,毕竟主导小吵的基本都是他╮(╯▽╰)╭


位于第二桌的胡亦枫实际上全程在暗爽,他当然知道他家范晓萤此时此刻正在可怜巴巴(其实并没有)地看着自己,可他偏偏就是要装高冷,死活不给她一个眼神,哪怕的假装四处看风景也不要看她一眼。

原因无他,就是胡亦枫胡大爷又吃醋了。

注意,是“又”。

自从高二分班以后,年级里就冒出很多新面孔。当然,这对于脸盲症晚期患者胡亦枫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表示只要能够记住自家媳妇长什么样就可以了。但对于范晓萤来说,她却意外get到小学同学一枚,整天以捉弄她为乐趣的那种……

换言之,胡亦枫意外get到情敌一枚。

本来按照胡亦枫那“病症”是不太可能无缘无故就记得一个人的模样,即使是胖子盈,他也不过是因为她的范晓萤的好友而顺带记住而已。然而,在他几次课间溜达到十班找范晓萤的时候,十有八九都能撞见那个小学同学跟自家媳妇聊得正欢。借口无非都是借书借笔记,聊天话题也不过是小学的同学现在都去哪儿了怎么样了。

但是,你一个理科生的老是跑去找一个文科生就为了借书借笔记?你班里的人都死光了么?隔壁理科班也没人了么?有必要大老远地跑去十班借书么?

更何况,对象还是他胡亦枫家的范晓萤。

瞎子都看得出来是什么居心。


尤其胡亦枫还听说这男的小学起就老是欺负范晓萤,整个人都快炸了。一个男生老是欺负一个女生,要么就是因为这男生有病,要么就是因为这男生喜欢那个女生。

显然,他家范晓萤是被这小学同学给觊觎上了,而且还是好多年那种。


虽然胡亦枫本人多次在范晓萤面前以各种方式表示不爽这个小学同学,但偏偏范晓萤同学就是get不到胡亦枫不爽的点。为了维持自己的逼格,胡亦枫又不想表现出自己的妒夫形象(……),也没有点明自己到底不爽什么。再加上胖子盈这个猪队友关键时刻掉链子,明明知道他不爽的原因也不跟范晓萤说,甚至挑拨离间说他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

因此,一方面范晓萤觉得胡亦枫无理取闹莫名其妙,另一方面胡亦枫觉得范晓萤脑子瓦特不带眼识人……

在第五次撞见那男的找范晓萤借笔记的时候,胡亦枫终于忍无可忍,决定摆出一副“大爷我很爽要不要哄我你自己看着办”的脸色来吓唬范晓萤。

早餐和午饭还是照样帮范晓萤打,但胡亦枫就是摆出这样的脸色,一言不发,把东西放下就走。

围观了全程的吃瓜群众胖子盈简直目瞪口呆,不禁表示,这个哔——,我给满分。





后记: _(:з)∠)_  我感觉码主线的心情已经没有了我特想直接打个end。。。所以还是码了番外

          _(:з)∠)_番外还没有完 因为我本来是根据身边朋友的一个梗来改的,结果写了这么多,梗还没出来orz

          _(:з)∠)_ 下一次估计是在过年前后那几天 我尽量把这个番外码完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5)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