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五)01

 

想对你说的话有好多好多

 

想问你的事  有好多好多

 

但是如果全都明白了会破怪这份感情的话……

 

我宁愿像原来那样一无所知



如果说像胡亦枫这样的优等生在班上没个一官半职的话,说出去恐怕十个人都有九个人替他本人感到可惜。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老宁很有先见之明地给胡亦枫钦点了物理课代表这个职位,顺带调侃了一下他“物理小王子”的外号。

 

胡亦枫中考那年的物理试题出了名的变态,能够考到及格分数的都已经算是很厉害的了,然而胡亦枫同学愣是考到了九十多,剩下那几分据本人推测应该是因为字迹太潦草了当卷面分给扣掉。当然,把极具个人风格的字迹作为个人特色的胡亦枫同学自然是把该特色一直延续到高中,被老宁以课上课下委婉直接各种方式说过无数次以后依然坚持着他和他最后的倔强,直到范晓萤找他要物理作业更正时嫌弃他字迹太过潦草跟鬼画符别无二致,胡亦枫同学才痛定思痛决心要好好写字。

 

而胡亦枫不知道的是,后来老宁把胡亦枫的改变当作一个经典事例来提醒自己教育学生必须要有耐心,并且每教一届学生都要提一次。

 

 

开学第一节物理课,老宁简单说了下初中物理和高中物理的区别以及表达了对在座各位的答题格式之不规范的鄙视后,就把物理课变成了班会课,进行班委竞选。

 

事实上在开学前一个晚修,老宁就发下了一张纸让全班流传,纸上标明了关于班委的所有职务,让有兴趣的同学在后面写上名字,超过所需人数的职位就安排班委竞选让同学民主投票。

 

万年缺觉的胡亦枫同学自然是不会乖乖主动报名给自己找活儿干,奈何老宁不知道从何搞来他初中时候自诩的中二外号“物理小王子”,一副“你小子敢不给我面子”的表情看得胡亦枫心里发毛。

 

识时务者为俊杰,胡亦枫表示十分感动然后果断拒绝,并且真挚地提出想要填补体委这个空缺。

 

比起几乎天天都要问作业布置作业催收作业跑来跑去什么的,胡亦枫觉得在每周一次的体育课上带带热身明显划算得多。

 

但他忽略了体委还要每天带课间操这件事。

 

 

被十动然拒的老宁也不恼,笑吟吟地答应了胡亦枫的请求,只是在往后的物理课一看到胡亦枫在睡觉就朝他扔粉笔。

 

 

 

而体委在一学期当中最有存在感的时候,莫过于校运会前后。

 

 

胡亦枫同学作为体委,自然是要以身作则,当即报名了男子三千米和4X100接力赛的尾棒,并且表示承包了本次运动会的所有运动饮料和矿泉水,以此激励其他同学踊跃参与。

 

 

男生那边倒是好办,要报的项目都已经完成,甚至连替补都找到了好几个。然而女生向来扭扭捏捏,不管是擅长运动还是不擅长运动的都通通装死,胡亦枫好说歹说才把除了女子三千米以外的项目填满。

 

放学后就要交报名表,可是女子三千米那一栏还没有女生愿意报名。学校规定除接力赛外的项目每个班至少都要有一个人参与,否则就视为放弃,在最后评选“优秀班集体”时先扣掉十分。

 

 

目睹了胡亦枫同学这几天都在为校运会报名的事情课间都忙得不能睡觉,作为同桌的范晓萤同学多少觉得有点心疼,甚至脑子发热向胡亦枫主动提议参加女子三千米。

 

『不行,你不可以参加。』胡亦枫毫不犹豫否决了范晓萤的热心提议,一脸正色道,『你跑个八百米脸都白得像张白纸一样还跑什么三千米,别到时候没跑到一半就倒下了。』

 

『可是你现在又找不到女生参加,我们班总不能缺了这一项吧。』

 

『放心吧,交表前我一定会搞定这件事的。』

 

 

事后知道胡亦枫找林夏娜参加女子三千米并且答应举行校运会那三天都帮她打饭的范晓萤同学恨不得当初态度强硬点直接报名,也不要看到胡亦枫为了一个项目去讨好林夏娜。

 

 

 

岸阳中学每年的校运会都定在11月初,一来天气好,秋高气爽,二来是与期中考安排在同一周,相当于这一周都不用上课,前两天考试后三天校运会,在成绩没出来之前同学们都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岸阳中学虽然属于区重点中学,但也是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的全面发展。因而每到校运会,学校都会在操场边的观众看台给每个班级划分一个区域,任由学生发挥自己的创意去布置班级领地。而学校领导会综合班级在校运会开幕式的表现以及班级领地的布置情况给予评分,评分将会纳入最后“优秀班集体”的评选中。

 

 

不管是在前线挥洒汗水的运动健儿还是在默默做好准备工作的幕后人员,同样都是为了班级荣誉而付出自己的最大努力。如果说军训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学生的集体意识和增强班级凝聚力,那么校运会将是对他们的集体意识和班级凝聚力的最佳检阅方式。

 

 

 

期中考试结束,学校特许所有班级在天黑前都可以在班级领地进行布置工作,天黑以后一律回到教室自习。

  

范晓萤他们班的布置主题是粉红少女系,藉口给单身适婚青年老宁招桃花,事实上就是满足以胡亦枫为首的无聊(伪)宅男的少(恶)女(趣)心(味)。组织委员兼文艺委员的胖子盈同学也难得陪他们一起疯,利用班费准备了许多粉红的玩意儿,比如气球,比如纱帘,比如丝带……

  

甚至连他们定制的班服都是骚粉色的棒球服和T恤……

 

既然男生们这么会玩,那女生们自然是不甘示弱,联合胖子盈一起给男生选了粉红兔耳的发箍,给自己选了黑色猫耳的发箍。

  

用老宁的话来说,在自己班里还能勉强安慰说是萌,在别人班里看来就是辣眼睛。

  

胡亦枫不以为意,号召全体男生搞来了一个横幅,上面就写着——捞到尽头就是潮。

 

 一副“众人皆捞我独潮”的既视感,这份盲目的自信让其他班看了也忍不住肃然起敬。

 

 

 期中考之前受到“物理小王子”多次指点的范晓萤同学理科成绩明显有了很大进步,基本能处于班上的中间水平,恰巧本次期中考学校也没有太过为难学生,出的题目都是正常难度。范晓萤觉得自己发挥得不错,估计成绩不会太过辣眼睛,就心情愉悦地加入了吹气球大军,配合胖子盈的布置工作。

 

 从看到印刷着比赛日程的小册子上女子三千米项目的参赛人员名单有林夏娜到得知胡亦枫答应了林夏娜的条件,范晓萤就觉得莫名的来气。即使知道胡亦枫有难处也还是忍不住迁怒于他,恰巧期中考两人都不在同一个考场,晚自习的时候也是单人单桌模式,因而两个人的交流几乎为零。

 

 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不和谐氛围的胖子盈同学憋了好几天,终于忍不住在期中考结束后布置班级领地的时候问范晓萤是不是又跟胡亦枫闹别扭了。

  

『你说胡亦枫是不是有病,找谁不好非要找那个林夏娜跑三千米。』一提起这件事范晓萤就来气,狠狠吐槽胡亦枫“光荣牺牲”的壮举。

 

 『胡亦枫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得知胡亦枫的感人“牺牲”后胖子盈沉默了几秒,还是忍不住对他表示敬意,『虽然我也觉得你同桌的做法就像是唐僧一个人走进盘丝洞一样,这种‘自投林网’的勇气让人不得不服。』

 

 『胖子盈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没有得到该有的回应的范晓萤气得伸手就去抓爆胖子盈手上的的气球,胖子盈立马笑嘻嘻地把气球往身后藏,识时务地表明立场。

 

 『我?我当然是站在小淫虫你这边的啦~不过……』

 

 『有话你就说。』

 

 『你是不是又吃醋啦?』

 

 『什么叫‘又’?』对上胖子盈戏谑的眼神,范晓萤的表情瞬间变得不自然,立刻否认道,『不对!我才没有吃醋!』

 

 『是吗?』胖子盈对于范晓萤的否认倒是意料之中,继续发问,『那你干嘛那么介意胡亦枫找林夏娜帮忙跑三千米?』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看到他像只哈巴狗那样讨好别人。』

 

 

尤其不喜欢他讨好的对象不是她范晓萤,而是林夏娜。




后记: 是的你没有出现幻觉过气阿婆主终于良心发现了

           总感觉废话写了一大堆可能是代入高中时候太多

           但是 自我感觉既然都写上了那么肯定是有用的

           至于下一次更新  

           我也不知道哇

           最后,祝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22)
总有人相濡以沫二十年,却输给天真或妖冶的一张脸。

关注的博客